蝶声app最新版本

   我说:“我不厉害,我什么都不是,我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夏季说:“不是一个小人物,是蛰伏的一条龙,早晚有一天,会当惊世界殊。”

   我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苦涩,我想起了我的风光的往昔,想起了我的曾经创业和辉煌。

   我勉强笑了下:“谢谢老兄了,我和,是没法比的,也不能比。”

   夏季说:“话虽如此,但不是的心里话,我看得出,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不会是一个满足于现状的人,这一点,和我具有惊人的相似点。”

   夏季的话让我愈发感到郁闷,我不由继续苦笑着。

   我说:“夏兄,其实我很奇怪。”

   夏季说:“奇怪什么。”

   我说:“我奇怪为什么会喜欢和我做朋友,的客户多的是,认识的人多得是,比我有能耐的也多的是,我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再也不能平常的人,为何独独对我感兴趣?”

   夏季说:“不错,我认识很多人,我认识各种各样的人,但是却只有一个……相比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人……其实,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是更加特殊的。”

   我说:“何来更加特殊?”

   夏季说:“有些话或许我说不清楚,不过,我相信一点,人和人之间都是有缘分的,或许,我和老弟是有缘分,缘分啊,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相信吗?”

   肉嘟嘟小可爱美女

   我笑了:“也许,我该相信。”

   夏季说:“是实在的,我作为集团的老板,阅人无数,但是,对,我越来越刮目相看,不是一般的人……能和老弟做朋友,我喜欢,我愿意。”

   我说:“排除的地位和财富,把看做一个普通人,我也是很喜欢和做朋友。”

   夏季哈哈笑了:“那就好……只要老弟不嫌弃我,我是非常喜欢老弟的。”

   我说:“其实我叫老兄,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不过,大一天也是大。”

   夏季说:“不错,是的……老弟,我知道今天来是有公务的,那么,我就不耽误老弟的事情了。”

   夏季的话显然是想要结束今天的谈话,我自然心里是有数的,于是站起来和夏季告别。

   走出夏季办公室的门时,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夏季,看到他正用沉思的目光看着我,似乎眼里有些许的迷惘和不解。

   夏季的眼神让我感到有些困惑,我不知道这小子为何这样看我。

   但是我也不愿意多想,我手里还拿着那份方案,既然夏季不看,那我就只能去小魔女的办公室了。

   我直接去夏雨的办公室。

   刚走了几步,接到了夏雨的电话。

   “哎呀——二爷,我是二奶啊……在干什么呢?”

   我说:“我到集团了,马上到办公室。”

   “啊……来了……马上到我办公室了?”

   “是的,我来给送方案……再有几秒钟我就到办公室门口了。”

   “哈……是吗,等等啊,稍等一分钟再进来……现在别进来啊……”夏雨急忙说。

   我一听,想到夏雨或许此刻正在办公室换衣服不方便,于是就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看着外面的车间。

   大约2分钟过后,我的手机又响了,还是夏雨打来的。”二爷啊,怎么还不进来呢,快来啊,二奶等着呢。”

   我没说话,关死手机就往夏雨办公室走,走到门口,看到门开了一条缝隙,虚掩着。

   虽然门开着,我还是敲了下门:“夏总,我是易克。”

   “请进——”里面传来夏雨故作正经的声音。

   我于是推门。

   刚推门进去,头顶突然落下一个圆筒状的东西,不偏不倚正好罩住了我的脑袋。

   我一时懵了,没有回过神来。

   接着我听到了夏雨开心的大笑。

   我急忙拿下头上那东西,一看,是一个空纸篓。

   我大为恼火,一把把那纸篓摔到地上,瞪眼看着正趴在办公桌上大笑的夏雨:“搞什么名堂……胡闹——”

   夏雨一看我发火了,忙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哎呀……二爷,干嘛发火啊,人家是想给一个惊喜嘛……看,天降纸篓,多好玩啊,人家匆忙之间才想出这个主意欢迎的,怎么这么没情趣,发的什么火嘛。”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夏雨:“夏总,能不能不恶搞啊,整天拿我开涮,觉得很好玩?”

   夏雨拍着手:“是啊,很好玩啊,我就喜欢好玩,逗玩,好好开心啊,哇咔咔……哎——二爷啊,今天亲自来看二奶,二奶实在是太高兴了,一时想不出怎么欢迎,只有用这个纸篓了。”

   我喷出一口气:“给我一边去。”

   夏雨委屈地一撅嘴巴:“二爷,这里是我的办公室,让我一边去,我上哪里去啊,要不来坐我的位置,我坐在对过,我来给汇报工作好了。”

   我摇摇头:“好了,姑奶奶,别拿我取乐了好不,记住,我是的客户,我今天来办公室,是来给送方案的。”

   夏雨嘻嘻一笑:“好呀,二爷,方案做好了啊,太好了,来,快,二爷,请坐,二奶去给倒茶。”

   说着,夏雨跑过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去给我倒茶,边说:“二爷啊,二奶这里有好几种茶叶,不知二爷喜欢喝什么茶呢?”

   我坐在沙发上说:“随便……我不用喝茶,白开水就行。”

   “那怎么行呢,我的二爷来了,二奶招待不好,那大奶可是要怪罪的哦……”夏雨嬉笑着,显得很开心:“二爷啊,二奶给泡铁观音吧……我这里的铁观音可是最上等的,一般人来我是从来不给喝的,今天二爷来了,我专门伺候哦……”

   我没做声,掏出方案放在茶几上。

   夏雨泡好茶端过来,放在茶几上,接着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看也不看茶几上的方案。

   我说:“夏总,可以做到我对过,这样我们交流起来方便。”

   夏雨说:“说什么啊,二爷,面对面哪里比得上贴身交流方便啊……”

   边说夏雨边又往我身边凑了凑,身体挨近了我的身体,我几乎都能闻到夏雨身上的体香。

   我把身体往沙发一侧移动了下,夏雨马上又跟了过来。

   我说:“我少贴近我,一边去。”

   夏雨没动,委屈地说:“这里是我的办公室,让我一边去,我到哪里去呢?二爷,不要这么冷酷好不好啊?”

   我站了起来:“夏总,再这么闹,我就站着,不坐了。”

   夏雨也站了起来,火辣辣的目光看着我:“二爷,怎么了?站着很累的……我没怎么惹啊,我很乖的啊……”

   我指了指茶几上的方案:“方案我给带来了,看看吧。”

   “哦……方案啊……”夏雨瞥了一眼茶几,然后又抬头看着我,笑了:“好的,木问题,我会好好看的……哎——二爷,不好意思,刚才进门,了我的欢迎仪式有些过度,我给道个歉,对不住哦,我的小二爷,乖乖二爷,二奶好抱歉哦……来,二奶给补偿下,道个歉。”

   说着,夏雨突然伸开胳膊,抱住了我的身体。

   我吃了一惊,急忙推夏雨:“夏总,这是干什么,不要这样。”

   “别说话,二奶在给道歉呢……别动,老实点。”夏雨抱住我不放松,脑袋贴着我的胸口,喃喃地说:“哎——做二奶也真不容易,命够苦的,好不容易才有个机会,看起来好像偷情的样子。”

   夏雨的身体紧贴著我的身体,我几乎能感觉到她的胸部和我的身体接触,感觉到她的呼吸和温热,我不由有些慌乱和迷乱,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半天,我说:“好了,行了吧,松开。”

   “别动,二奶还没倒完谦呢,别动,再抱一会儿。”夏雨抱住我不放。

   我两手摊开,站在那里不动。

   夏雨抱住我的身体也不懂,我几乎能感到她的丰满的胸部在不停起伏。

   这丫头的胸部不小,挤压着的身体,柔软而又弹性。

   就这么站了半天,夏雨始终一动不动,似乎站立着睡着了一般。

   终于,我忍不住了,轻轻推开夏雨,夏雨没有抗拒,松开了我。

   蓦地,我吃了一惊,发现夏雨正泪流满面,原来刚才她在无声哭泣。

   看看我的衣服,一惊湿了一大片。

   我惊悚了,看着夏雨:“夏总,怎么了?”

   “不要叫我夏总,叫我二奶!”夏雨突然叫了一声,带着哽咽。

   我愣住了,看着夏雨。

   “叫啊,叫啊,快叫我二奶啊……”夏雨带着哭腔看着我,泪水哗哗的往下流。

   我没有叫,看着夏雨,心里一片慌乱,这丫头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成了这个样子。

   “叫不叫?叫不叫?”夏雨看着我,泪水流的更欢了。

   我还是没有做声,我知道这二奶是不能随便叫的。

   “哇——欺负我,个坏蛋……大坏蛋。”夏雨突然哇哇哭起来。

   夏雨哇哇一哭,我慌了,我靠,这是什么鸟事啊,我是来谈工作的,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一时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夏雨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夏总,怎么了?”边说,他边用警戒敌意的目光看着我。

   我一看这阵势,心里暗叫糟糕,坏了,夏雨这么一路,外人还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呢,我刚和她哥哥谈得那么欢,这会儿出了这事,如何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