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污香蕉视频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威尔士皇子体型高大威猛,肌肉结实,今年二十五岁。他学的是炼金术,而且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高级炼金术师。

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如今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人指着鼻子骂任性,威尔士顿时气不打一尺来,一个俯冲就就奔到了雅菲索尔面前。

他正要去揪雅菲索尔的衣领,一道身影却比他更快。那道身影如钢铁一般挡在了雅菲索尔身前,将雅菲索尔护得严严实实,让威尔士找不到任何空门,正是柯蒂斯诺。

“呵,”威尔士皇子冷笑一声,“要不是这个血族护着,我一定揍。”

雅菲索尔皱起眉头,从柯蒂斯诺的身后走出来,笑得比威尔士招呼出来的恶魔更加阴森,“您错了,威尔士皇子,要不是他拦着,现在已经被我揍成了猪头。”

他说话间一个健步冲上去,也不用光明咒,上来就是最直接的体术。

威尔士抱着乔伊向后跳了一下,落地后只觉得嘴角生疼,伸手一摸,居然摸到了一丝血。

这个小子,居然给他揍出了血。

威尔士体魄强健,也是格斗中的佼佼者。

他哪里能容忍自己在小个子面前吃了亏。

把乔伊皇子摁到桌子上后,威尔士抬起手臂,脚步不断小碎步,已经是到了备战状态。

清纯美女温柔另人酥心

雅菲索尔不屑一顾,往前走了两步手再次狠狠地出击。

威尔士看到快如闪电的动作,心中一惊,疾疾向后跳去,口中大叫道:“这是什么格斗术?”

雅菲索尔却不回答他,脚步凌波行走,手看似绵软却充满了力道。

威尔士见雅菲索尔露出了空门,迅速出击。可雅菲索尔看似绵软的手却拉着威尔士的胳膊一拖一推之间就将他的力道又推了回去,“这叫借力打力,威尔士皇子。”

威尔士被自己的力道铮地后退两步,手腕处更是一阵阵地疼。

“这是来自东方的武术,”雅菲索尔将手背到身后,继续道,“您体术打不过我,光明术和炼金术也斗不过我。”

威尔士擦擦嘴角,“说大话。”

雅菲索尔呵呵一笑,“威尔士皇子,您应该庆幸我们如今是在血族境界,我一旦动用光明术就会引起血族的注意,所以才可以随便说大话。我们大塞切国未来的君主,就是这样一个不敢认输的懦夫吗?”

威尔士咬牙,“!”

“我什么我?威尔士皇子,原本这个时候,我应该游走在各个乡镇,把那些对民众造成威胁的血族驱逐回血族境界或是净化他们。可如今我们教会为了寻找,全员出动。贵为天潢贵胄,贵为一代皇子,的命关乎国家百姓,百姓的命就贱如草芥吗?”

威尔士顿时语塞,他虽然尴尬,却再也没有反驳雅菲索尔。

“威尔士皇子,为什么会独自来到血族境界?”雅菲索尔清清嗓子,问道。

面对雅菲索尔的质问,威尔士突然有种错觉,好像自己才是臣子,他面前这个人才是万人之上的帝王。

“我其实并不想继承皇位,”威尔士想了想,还是开口说出了实情,“帝王的权利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我只想当一个炼金术师。而且若是当了帝王,我需要好好承担起一个帝王的责任,我需要娶一个王后,让她生下国家未来的主人。”

说到这里,威尔士与乔伊互视一眼。

“所以就为了心中的乌托邦,把的责任扔到了一边?”雅菲索尔啧啧两声,“我倒不认为必须要继承这个皇位,但是总要做好善后吧?爱情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但是如果让爱情变成的负担,这恐怕不妥吧?”

“那我能怎么办?”威尔士烦躁地走来走去,“我如果当了国王,我再也不可能和乔伊在一起了。

雅菲索尔单手撑着下巴不假思索道,“我的想法倒是和恰好相反。想得太悲观了,当了国王,说不定还能缓解血族和人族之间的纷争。”

“人类是高智慧体,血族也是高智慧体。为什么人类和血族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这个世界并没有规定人类和血族不能在一起啊,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加上的枷锁。们两个如果同时成为王,虽然改革的过程艰难又绝望,但却好过们在一起时备受非议的目光吧?”

雅菲索尔的一句话,给两个迷茫的人带了一丝清明,他们眼睛一亮,可又转瞬即逝。

“乔伊一直不受他父王的认可,如何能成为王?”威尔士皇子摇了摇头,“所描绘的未来,才真是一个乌托邦。”

“不认可就去争取,攥到手里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变数的,血族人之前都认为奥尔韦斯会成为下一任血皇,可是现在呢?血皇陷入永眠了,他叛逃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血荒这个位置空出来,而它的继承人位置也空出来了。”

威尔士还是踌躇,“乔伊一直不受重视,而且他是保守派,血族之中,数保守派的力量最弱,就算没有了奥尔韦斯,下一任继承者也是会从鹰派中选出来的。”

雅菲索尔叹了口气,“威尔士皇子,枉是一国大皇子。口口声声说乔伊不受重视,不受重视就不能争取了吗?什么都不做,就放弃了吗?乔伊皇子自从出生以来做过什么?他只知道抒发对两族和平的幻想。可奥尔韦斯做过什么?奥尔韦斯亲力亲为,为血皇立下汗马功劳,所以血皇为什么会重视奥尔韦斯。作为一个皇子,不作为。作为一个保守派,不能为保守派谋取利益,所以想得到什么回报?”

乔伊听了雅菲索尔的话,犹如醍醐灌顶,整个人立在当场,脑子中如擂鼓轰鸣,震彻心扉。

他咬着唇,细细回味雅菲索尔口中那些话,突然觉得,自己虽然活了千年,却比不上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地见识远大。

“们现在要想的不是儿女情长,而是想着要为自己谋取什么。如果真的想创造心中的乌托邦,那要有所行动才行。整天在家里闭门造车,等造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柯蒂斯诺站在门口抚摸着恶魔的下巴,恶魔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亲昵地拱着柯蒂斯诺的手臂,闭上眼睛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他含笑地看着雅菲索尔的个人演讲,眼中崩出激赏之色。

这小家伙总是不断给他惊喜,以为他只是一本活字典,结果他的光明咒居然已经达到了教皇级别,不,或许还高于教皇级别。

以为他身体看着娇弱,也就只会光明咒了,可他使出了的那一套东方拳法居然能将比他高了一头、身材魁梧、体积他两倍的威尔士皇子震得节节败退。

以为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却没想到他字字珠玑,舌灿生花。

天呢,小家伙,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了,在身上到底还藏着什么秘密?

柯蒂斯诺激赏的眼神下,隐藏着充满爱意的感情。这感情浓郁、强烈,让他的心脏都在扑通扑通直跳。

柯蒂斯诺捂住自己的胸口,脸上含笑眯起眼睛,享受着这自打出生便不曾有过感觉的心跳。

这是一种什么情愫啊,他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可是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又是这么让他欣喜。

睁开眼睛,他的目光不断追随着雅菲索尔,一刻都不愿离开。

雅菲索尔说完这些,才又看向乔伊皇子,“乔伊皇子,我说的一切只是理论,实践起来还是要靠自己。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会帮的,那家伙也是保守派。”

猝不及防地,柯蒂斯诺看到雅菲索尔伸出大拇指向背后的自己指了指。

迅速调整好面部表情,柯蒂斯诺又成了那个一脸正气的血族,“是的,乔伊殿下,我是保守派,我们会帮的。”

说罢他看向雅菲索尔,“怎么帮,宝贝?”

“咳咳,”雅菲索尔咳嗽两声,“乔伊皇子,我们这样……”

两日后,乔伊皇子将三位亲王请到宫殿之中召开了圆桌会议。

圆桌会议是血族的最高级会议,他们所有谈话内容都会被记录在会议桌中,没有欺骗,不可更改。

历来无能的乔伊皇子表达了对父王的哀悼和对奥尔韦斯的谴责,同时他提出了寻找下一任血皇继承人的问题。

三个派系的亲王争吵不休,正在这时,保守派的亲王妥协,提出了代表的建议。

既派系中选出代表,通过竞争,选出最后那个合适的储君。

之后在中立派和鹰派的一再紧逼之下,保守派亲王再次做出让步,表示他们保守派愿意只出一名代表,而保守派和鹰派可以出两名代表。

派系之间也互有争斗,打压别人就是壮大自己。还未开始,保守党就败了,啷个派系的亲王再不说什么。

而保守派选出来的代表,便是库瑞斯乔伊皇子。

中立派和鹰派各选了两名代表,这些代表都是他们派系中最能争取利益的领头人,而圆桌也将四个人的谈话都记录在其中,无法更改,没有欺骗。

终于竞争的方式,就是奥尔韦斯的命。

一来血皇对奥尔韦斯多有栽培,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可奥尔韦斯却和神官为伍害死了血皇,是血族实实在在的叛徒。

二来奥尔韦斯力量强大,以他作为评判未来血皇的基石,再好不过。

不过若是奥尔韦斯由他们五个候选人之外的人杀死,那这个决定就作废,必须重新设定规则。

会议散场,乔伊皇子来到保守党亲王的宫殿,对他诉说了感激之情。

就在圆桌会议的前两天,乔伊皇子找上了保守派的亲王。提出了今天这个建议,并希望能作为保守派的代表参加。

保守派的亲王想了一晚,最终还是被乔伊打动,接受了他的请求。

道完谢,乔伊才回到自己的宫殿。

此时柯蒂斯诺和雅菲索尔也在他的宫殿之中,乔伊脸上露出高兴的神采,激动道:“成了,雅菲索尔,这主意太好了,怎么知道鹰派和保守派的亲王一定会答应的?”

雅菲索尔看了乔伊皇子一眼,“这只是服众的手段,本来就是血皇唯一的孩子,全血族的皇子,就算非要当血皇,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现在退一步,成为候选人,让本来看似没有机会的两大派系加了四个人进来,他们自然是同意。我们这叫以退为进,如果一上来执意当血皇,反而会引起他们的反弹,到时候非但当不了血皇,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现在后退一步,他们反倒以为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

又是神言论,不过却说得相当有理。

柯蒂斯诺在雅菲索尔看不到的地方眼中露出欣赏神情,手不受控制地插-进雅菲索尔的头发中,仔细的挼搓拨弄。

雅菲索尔任由柯蒂斯诺的动作也不排斥,“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威尔士皇子,收拾一下,我们是不是该回人类世界了?乔伊皇子,可以和我们同行,奥尔韦斯和神官库西在一起,血族已经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我想他应该也往人类世界去了。”

乔伊点点头,“好,我收拾一下,跟们一起走。”

雅菲索尔来血族的目的就是带威尔士皇子回去,现在他们出了血族境地,便往皇城直奔而去。

他们这四个人里,柯蒂斯诺和乔伊都是血族,柯蒂斯诺是二代血族,而乔伊则是四代血族。但是因为柯蒂斯诺的精神影响,众人都以为他只是六代血族,乔伊也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雅菲索尔,乔伊原本以为他是七代血族,可是就在他取出那个装着柯蒂斯诺血液的瓶子之后,乔伊才发现原来雅菲索尔竟然是个人类。

只是雅菲索尔将耳朵藏在了头发里,又因为他身上的味道极其浓重,才没有人怀疑。

乔伊之前也经常前往人类世界,否则也不会遇到威尔士。进入人类世界,乔伊皇子立刻服用了一种药,瞬间收起了尖尖的耳朵变成了与人类无异的圆耳朵。眼睛也从猩红色变成了漂亮的浅棕色。

乔伊虽然看似软弱,可是他毕竟是四代血族,该有的力量还是有的,这一点威尔士倒是并不担心。

威尔士离家出走的导火-线是国王曾想让一位异国公主当他的未婚妻,两人因此发生了分歧和争吵,威尔士皇子想想便离开了。

至于留下来的血族痕迹,也是威尔士用来混淆视听。

之前的威尔士皇子只顾念儿女情长,前两天被雅菲索尔几句话打醒,回去的路上便刻意留意所经途中的民众。

之前处理政事,只是将政事当做任务来执行。

可此刻再来看周围无处不在的人民,他心中第一次醒悟自己所肩负的是什么,他肩负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利益,不是父王的期待,而是一个国家中人们期盼的眼神。

快马加鞭地走了两天,四个人总算是到了皇城。

乔伊所服用的药是可以隐藏自己的血族气息,同时将自己同化成人类外形的药。

但是作为副作用,在他变成人类的时候,是不具备血族那般强大的力量的。若是一旦施展出血族的力量,药效即刻消失。

当初奥尔韦斯就是通过这个药混迹在人类世界,更是学会了人类的炼金术。

威尔士皇子的回归立刻传遍了大街小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也包括重新混进炼金术师联盟的血皇和回归教会的库西。

库西隐藏了“奥尔韦斯”血族的真面目,更是时不时暗暗相会。

由于库西不想让奥尔韦斯伤害人类,便要求他若是饿了就吸自己的血。

可就这么点些,哪够血皇大人塞牙缝的。

血皇大人一面应着库西的要求,一面暗暗晚上偷跑出去专门挑些妙龄少年少女用来果腹。在吸完他们的血后更是召唤出恶魔,将尸体扔给恶魔当养分。

恶魔是有契约者饲养,它所展现的性格更是与契约者息息相关。

由于血皇不断用人类喂食恶魔,恶魔居然慢慢变成更加邪恶可怖的模样。

血皇只来到皇城四天,吸干了两个人,但由于人数较少,人们并未重视,也未曾怀疑人类中混进来了血族。

年迈的国王在大殿之上看着仅仅离开十天的威尔士皇子,竟然有种久别重逢的沧桑感。

他三做并作两步走下台阶来到威尔士皇子身前,认真地上下打量了威尔士皇子许久,才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威尔士皇子即便以前离开一年也不曾见到父王脸上露出这种表情,他这次原本是铁了心和乔伊远走高飞的,否则也不会作出被血族掳走的假象。

想想自己之前犯的错误,威尔士皇子心中便一阵后悔。如果自己真的就那样走了,他愧对所有人,包括自己和乔伊。

感激地看了一眼雅菲索尔,如果不是雅菲索尔及时出现点醒自己,恐怕自己已经酿成大错。人族会和血族宣战,而这恰恰是乔伊所愿意看到的。

顺着威尔士的目光,国王也看向了雅菲索尔。

如今雅菲索尔已经换上了自己的一身初级神官服,姣好的面容上并没有因为面见国王而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

“多谢几位将我儿救回来,我有许多话要与我儿说,也有很多话要与各位说。若不嫌弃,还请各位今晚留下,接受一个感激者的盛情款待。”

三个人同时行了一礼,异口同声道:“多谢陛下!”

当夜,国王果然如他所言,盛情款待了他们。

餐桌上的美味佳肴玲琅满目,杯中的红酒从未空过。

国王高兴,喝了不少酒,一边喝一边高兴地比划着威尔士如何如何的出色。

五大三粗的威尔士皇子听到来自父王毫不吝啬的溢美之词,居然脸红了。

席间氛围极好,一个劲儿地劝雅菲索尔喝酒,雅菲索尔盛情难却,便只好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在雅菲索尔身边坐着柯蒂斯诺轻轻一笑,眼睛不着痕迹扫过国王的眼眸。

国王眼眸闪烁,脑海中不断有声音在说,再劝雅菲索尔神官多喝一些。

雅菲索尔虽然不是一喝就醉,可也不是什么好酒力的,酒过三巡,他打了个酒嗝就开始迷迷糊糊起来。

泛起迷糊的雅菲索尔不停往柯蒂斯诺身上靠,柯蒂斯诺见状才又看向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脑子一震,突然笑道:“雅菲索尔神官似乎醉了,不如我们今晚先到此为止,明晚我会邀请各大臣,来参加我城堡的盛大晚宴,为我儿接风洗尘。”

柯蒂斯诺轻轻一笑,“那就多谢国王陛下了。”

说罢他抱起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雅菲索尔,脚下生风的去往客房方向。

国王看到他们离去的方向,打了个酒嗝,“我刚才说了客房方向了吗?哎,算了,大概是说了。护卫,护卫,送威尔士皇子和这位乔伊先生回房,我今天高兴,还要再喝一会儿。”

威尔士看了看高兴的父王,向侍卫使了个眼色,“父王醉了,先送父王回宫,乔伊先生我送他回去就行。”

侍卫目露为难神情,他们实在害怕威尔士皇子再失踪第二次。

威尔士皇子又何尝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想了想又道,“分成两队,一队送我父王回寝宫,一队送我和乔伊先生回寝宫,乔伊先生,客房中实在无趣,不如去我宫殿坐一会儿?”

看着威尔士偷偷送过来的鬼脸,乔伊笑了笑,脸微微一红点头道:“好,还请威尔士殿下带路。”

如此兵分两路,这场觥筹交错的晚宴才算结束。

将乔伊领进带进寝宫后不久,威尔士皇子便推开门对还在外面立着的护卫道:“乔伊先生觉得有些乏,今夜便在我这里住下了。们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侍卫们的首要目标是保护威尔士皇子的安全,既然已经将威尔士皇子安全送回了寝宫,他们也没多大担心,行了一礼就离开了威尔士皇子的寝殿门口。

但是这些人却没有离开寝宫,害怕威尔士再一次被悄无声息地带走,他们这些侍卫要围着寝殿巡逻,彻夜不眠。

威尔士皇子和乔伊看到这些巡逻的侍卫,心中很是愧疚,他们对视一眼,也没了办事的心情。一起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就相拥睡了过去。

他们这边没了办事的心情,另外一边可以不一样。

柯蒂斯诺一脚踢开偏殿的大门,后又脚一钩将门子重重关上。

公主抱的姿势抱着雅菲索尔,柯蒂斯诺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爱意。

将雅菲索尔放到床上,柯蒂斯诺居高临下俯视着雅菲索尔。

雅菲索尔此刻已经醉了,他嘴里喃喃自语,时不时在床上翻个身。

柯蒂斯诺压下-身子,将耳朵伸到雅菲索尔的嘴边,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结果就听到他在一个劲儿的骂一个名字,s419这是什么,是人名?要是人名又有些奇怪。

过了一会儿,雅菲索尔话音一转,变成了软糯的撒娇声音,“亲爱的,抱我。”

突然从小家伙嘴里听到自己的声音,柯蒂斯诺有些猝不及防。他低头看了一眼雅菲索尔,却发现雅菲索尔的确是醉了,这才放心下来。

他还没舒两口气,雅菲索尔却突然伸出两天手臂,向上一钩将柯蒂斯诺的脸勾到了自己脸前。嘴巴在柯蒂斯诺的脸上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两个唇瓣时雅菲索尔娴熟地一伸舌头就探进了柯蒂斯诺嘴巴里。

夜,缠绵又绮丽。

雅菲索尔睁开眼,看清眼前的景象,脸顿时就绿了。

自己躺在天鹅绒大床上,而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全身光裸只在腰上随便系了一方浴巾的柯蒂斯若如今翘着个二郎腿,手上端着一杯猩红的液体饮啜着,眼睛还一眨不眨看着自己。

那眼神,就好像自己是下饭的菜一般。

雅菲索尔坐起身,搭在自己身上的毛毯也随即滑落下来,他这才发现,自己也被脱的一身光裸。

“……”雅菲索尔的脸色变得更绿了,他乜了一眼笑得怡然自得的柯蒂斯诺,迟疑道,“我吐了?”

柯蒂斯诺摇摇头,“没有,很好,虽然失去了意识,但睡相很好。”

“那有酒洒在我身上了?”

柯蒂斯诺又摇摇头,“也没有。”

“那我为什么光着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