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本香蕉app下载tv破解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一场虚惊之后,吴奇显得更加地谨慎了,他现在不能轻易地离开,免得被对方有机可趁,今天也是运气好,好在柳听荷的个人实力太强了,这才没有出事。

这一波司马家吃了大亏,折损了不少的好手,结果却一无所获,估计司马家现在也是相当地愤怒。

司马伦知道吴奇的身边有一个高手,但是他还是明显估计不足,所以这次才有如此地惨败。

吴奇不相信司马家没有如神境的高手,肯定是有的,只是不会轻易地派出来,这种境界的高手在他们家族当中肯定也是宝贝一般的存在,如果是外来人肯定也是客卿的地位,不会轻易地帮他们卖命,得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

其实很多大家族都供奉着这样的客卿,境界高,在关键时刻可以帮助他们家族做事,甚至在家族遇到危机的时候,客卿也会出手力保这些大家族不会被灭。

之前柳听荷的打算就是做吴奇的客卿,只要吴奇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她就会出手,不过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不一样了,无论是什么事情,主要吴奇开口她都会去做。

司马伦大概是觉得多派几个窥神境的高手来便足以牵制住柳听荷,然后让其他的人将别墅当中的女人们全部抓走,这样以此来要挟吴奇就范。

此时在锦城另外一个别墅区的别墅当中,司马伦正在大发雷霆,几个手下跪在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地板上都是玻璃渣子,那是司马伦摔碎的红酒杯,还能看到地上那殷红的红酒。

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是司马伦的二弟司马雄。

他看着暴怒的大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今天的损失确实太大了,司马家在锦城的力量几乎完全被摧毁,这些都是家族培养了许久的死士,境界还颇高。

司马雄其实跟司马伦存在着竞争关系,而且最重要的是两个人不是一个妈生的,司马伦的母亲死得比较早,他父亲就又娶了一个,然后生下了司马雄。

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

现在司马伦算是家族的嫡子,他们是皇室后裔,自然看中长子嫡孙,家族家主的传承也都是按照这个来的,非常地严格。

司马伦是长子也是嫡子,自然就是下一任的家主,不过司马雄的母亲还健在,自然想为自己的儿子争取利益,平日里也是四处拉拢家族的人,为司马雄造势,想让司马雄在家族当中占据重要地位,等到声望盖过了司马伦之后,她再吹吹枕边风,希望可以让现在的家主将司马雄定为接班人。

这个司马家的家主之位虽然和皇位相比差远了,但是依然十分地诱人,因为可以掌控巨额的财富,而且还能得到宝藏的秘密,登上家主之位后便可以前往那个宝藏藏匿点参观一下,甚至有权从那个宝库当中调用金银财宝。

司马家族非常地庞大,在各地都有分支,这些分支也要听家主的号令,所以不但可以掌握巨额财富,还可以掌握巨大的权力。

司马雄当然也有野心,他也想当家主啊,掌控财富,掌控权力,可以为所欲为,他现在始终被司马伦压一头,家族什么好的资源都是优先给司马伦,他每次都只能捡点汤水。

他觉得自己也很优秀,也有天赋,可是现在境界才停留在凝气境,比一些家族培养的死士都还不如,就是因为家族给的资源太少了。

现在家族把他派来是给司马伦当助手的,希望两兄弟可以一起对付吴奇和付家。

其实司马伦从小就对司马雄非常好,把他当成了一母同胞的兄弟来对待,司马雄小的时候也不懂什么利益争斗,所以那个时候与司马伦的关系也是相当好的,但是大了后,母亲的耳提面命,周围的人一些眼光都让他明白了自己和大哥身份的差距,也让他逐渐地开始不服气,想要超越大哥。

两个人的关系其实开始越来越疏远了,只不过表面上两人还是相当地和睦,有什么事情还是会互相帮助,现在他们是一个家族的,要对付外敌,自然得摒弃前嫌,如果此时还要争斗的话,那简直就是自毁长城了,在这一点上,司马家的人都还是非常明事理的,司马雄的母亲在他出发前都叮嘱过他要抛弃私欲,先对付外敌。

司马雄想了想,突然开口对还处于暴怒当中的司马伦道:“大哥息怒,这点损失我们司马家还是能承受得起的,而且敌人确实很强大,我们不能因此而气馁,我相信父亲和家族的长老们也都会理解的!”

司马伦闻言抬起头,道:“损失了好几个窥神境的好手,他们的境界比还要高!这是相当难得的,这种境界的死士在司马家也不多,培养一个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我想想就觉得心痛!”

司马雄闻言顿时就感到非常地不高兴,自己好心好意地安慰,大哥居然还在讽刺他,说那些人的境界比他还高,损失了很可惜,意思就是如果是他死了那就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他觉得大哥肯定就是这个意思,平日里看大哥这个人温润如玉,风度翩翩,没有想到心里面对他也是这般不爽呢。

两个人都长大了,大哥肯定也觉得他是一个威胁了,就算大哥自己没有意识到,他身边的人也会替他想到这一点。

如果真到了要争夺家主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一定会有个死我活的局面,到时候该怎么办,他心里也没有想好。

大哥的身边围绕着很多家族的核心人员,这些人都是家主安排的,目的就是培养他成为接班人,这些人对司马伦自然也是忠心耿耿,因为他是未来的家主啊,这些人必须巴结他才能获得好处。

“大哥,这些人既然都已经死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惋惜的了,现在我们应该想想如何对付那个女人,我觉得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个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境界太高了,那么多个窥神境的好手都拖不住她,全被她杀了,真是辣手无情啊!”

司马雄道。

司马伦点了点头,这次司马雄倒是说到了重点,吴奇那帮人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个看起来很有古典气质的女人,吴奇都算不上什么,区区一个窥神境罢了。

“那个女人确实很厉害,上次吴奇来找我的时候那个女人也在,我当时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个如神境的修真者,境界太高,所以我当时哪怕怒火冲天也没有发作出来,因为一旦动起手来我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司马伦捏着拳头有些懊恼地道。

“那个女人长得真是漂亮,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着吴奇那个小子,我虽然没有见过那个吴奇,但是听的描述应该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家伙,而且还没有什么才能,境界也就比我高一个境界罢了!”

司马雄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那个女人的来头我派人调查过,但是没有调查出来,因为是突然出现的,之前在锦城没有任何的动向,我也查了几个门派,都没有这个女人的信息,所以我怀疑可能是什么隐世门派的弟子或者是一个隐居的散修。”

司马伦分析道。

正在此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门外守着很多个修真者,如果有人想进来是必须要通传的,但是此人却是在没有通传的情况下走进来的,外面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司马伦和司马雄两兄弟都是大吃一惊,立马站了起来,那人却是微微一笑,道:“两位公子不用紧张,是家主派我来助们一臂之力的!”

司马兄弟顿时都放下心来,连忙齐声道:“先生请坐!”

既然是家主派来的客卿,那么此人的境界一定是相当可怕的,家主身边的客卿有些连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见过,平时一般都不在家族当中,而是在外散修,只有家主召唤时才会出现。

这个人显然就是在外散修的客卿,这种人一般实力都是相当厉害的,很被家主看重。

有这样一个人前来帮忙,那对司马伦来说绝对是如虎添翼。

这个人穿着一袭青衫,背后有一把古剑,没有剑鞘,而是用布条缠绕在剑身上,看起来非常地简陋,但是却没有人敢忽视那把剑的锋芒。

他在司马雄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微笑着道:“在下苗文兴,北疆散修,籍籍无名,大概两位公子也不会认识!”

司马伦连忙道:“前辈过奖了,既然前辈是我父亲派来的助我的,那必定是实力非凡,远胜我等。”

苗文兴连忙摆了摆手,道:“公子谬赞了,我听们刚才在说一个女人,什么女人?”

“我们就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的来历,她是一个巨大的阻碍,有他在我们便没有办法对付付家和那个小子!”

司马伦咬着牙道。

苗文兴闻言笑着道:“什么境界?”

“如神境!”

“那还好!我以为境界能有多高呢!不过是区区如神境罢了!没什么可怕的!”

苗文兴很是轻松地道。

“哦?那前辈是什么境界?”

司马雄不由十分好奇地问道。